梅菜扣肉:经典下饭硬菜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18 00:16

  怀孕时,打着国际长途,问果果,就要当爸爸了,有什么感觉?果果很诚实:没感觉。彼时我正感受着肚子里的小家伙的狂踢猛踹,母性的光辉在头顶散发出万丈光芒,所以对这“没感觉”的爸爸很是无语,觉得爸爸妈妈的差别真是太大了。

  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产时,果果回来了,看到我的大肚子时那惊奇的眼神儿,扶着我走路时那小心翼翼的劲儿,摸着我肚皮时那轻柔的手法,都让我知道,他虽然没说,但是面对着马上就要出世的孩子,他已经不再是“没感觉”了。

  小娃儿生下来之后,果果又当月嫂又当奶爸,伺候完我伺候娃,白天夜里轮轴转,不叫苦也不叫累。出了月子之后,娃娃只吃母乳不用果果半夜起床冲奶粉了,果果在夜里才能睡得安稳一些了。

  果果的回答仍然快速而响亮:“好啊!”而且也给出了理由:“你只顾着管儿子,都没时间管我了哈哈!”

  在他的哈哈声中,我满头黑线!威胁果果:我要把你的话写进小芒果日记里,让儿子将来只孝顺我,不孝顺你这个不靠谱的爸爸。

  果果看着我,特真诚地说:等儿子长大了,成了家有了娃,再听到了爸爸当年说的这番话,只会说——爸爸说的对呀!!!

  爸爸说的是挺对的,我确实把更多的精力分给了儿子,而且说什么都能扯到儿子身上。有一次陪果果去理发,理发师技术不错耐性挺好,当时店里只有果果一位顾客,理发师便格外精修细剪。理发完毕,果果原本一寸多长的乱蓬蓬头发变成了清清爽爽的大圆脑袋。

  我看着果果的脑袋,特别真心地赞美他也赞美理发师:这理发师的技术真好啊,剪的头发真好看啊,果果的脑袋圆圆的也真好看啊,跟儿子似的!

  话音一落,我和果果就待在那里互相瞪着眼,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劲儿啊!回过味来我俩五分钟内就没止住笑声,我还边笑边想,等我老了,有了孙子,孙子也是个圆脑袋的小娃儿,那时候我再陪着头发花白的果果去理发,如果再遇到这样一个技术很棒的理发师,十有八九我会赞美果果说:“果果的脑袋圆圆的真好看啊,跟孙子似的!”啊噗~~~~~~

  据说娃爸在国外时,他们总工会吃也会做,经常会做梅菜扣肉来犒劳大家。每次要做此菜时,都会在办公室里提前半天通知大家,然后有三高的几位就赶快去吃药了……这真是典型的为了吃不要命啊!

  不过梅菜扣肉真的是有足够吸引人的魅力:经过抹酱炸制,色泽红亮诱人;经过长时间蒸制,口味香而不腻;经过梅菜和调料的长时间浸渍,味道鲜香可口。这样一道下饭的大硬菜,少有人能忍得住诱惑,除非是一口肥肉都不吃。

  我现在的饮食特别清淡,偶尔来一道这样惹味的大硬菜,吃得真是香啊!这样满满一钵梅菜扣肉,一顿饭全部消灭光光!

  2.做这道菜蒸的时间一定要长,这样才能做到成品香而不腻、入口即化。如果蒸制时间过短,肉倒是熟了,但是吃两块估计就腻得吃不下了,更别提下饭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